《同萌会的一己之见》第二十五章白帝子全书完及《同萌会的一己之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小说网
八仙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同萌会的一己之见  作者:楚凤华 书号:49567  时间:2020/3/23  字数:9619 
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白帝子(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灵气巨人和黑色巨蛇的战斗很快就陷入了僵局。

  在短短的几次远程锋之后,祭礼之蛇就已经快速蛇行到了张子祀所化的巨人身边。张子祀自然不会就这样让祭礼之蛇近身,于是也就边退边打。经过多次挪移之后,祭礼之蛇终于赶上了张子祀,顺着腿部飞快的上了灵气巨人的身体。

  单单从外形上来看,此时两“人”就像是手持长蛇的亚斯克雷比奥斯一般。只不过黑蛇企图用它的血盆大口从不同的方向对巨人展开进攻,而巨人则用自己的手扼住了黑蛇的咽喉,不让蛇口有可能咬住自己的任何机会。

  实则这只是表象而已,两者在细微的地方一直在进行着锋。如果有足够高强的眼力和境界就可以发现,在巨人和黑蛇接触的每一寸地方,混沌的灵气和黑色的火焰都在不停地相互侵蚀,将每一分接触点都化为战场。

  尽管没有任何表面上的道术与自在法的比拼,实则两人之间的战已经涉及到了关于能量最基础的运用。相互锋碰撞溢出的能量不停地朝着四面八方散去,就连心急如焚的张如晦也只能站在远处观战——少天师也曾经试图以羲和望舒双剑去攻击祭礼之蛇,只是隔得太远完全没效果,太近自己又有性命之虞。

  在数次实验之后,张如晦只得站在远处不停地默念《太上三元赐福赦罪解厄消灾延生保命妙经》,为自己的父亲祈福。在此之前他从未念过这道经书,因为他坚信自己父亲的强大。但是今天的战斗就完全不同了,因为张天师的敌人和他同样甚至更为强大。

  “尔时,救苦大仙在大罗天上,九炁紫微天宫,上白道君…”

  随着时间的不停推移,胜负的天平终于开始一点点的偏移了起来。张子祀将自己的实力毫不掩饰的释放了出来,再辅以九州结界的力量和祭礼之蛇大打出手。可是神仙在人间界停留的时间有其限制,一旦到了那个时间,要么对自己的力量进行封印,要么就是即刻飞升,否则盖亚识便会对其进行压制。尽管这里是封绝之内,暂时隔绝了盖亚识本身的规则,但是张子祀的力量依然不可避免的开始一丝丝的衰弱了下去。

  单比法力,张子祀毕竟不是祭礼之蛇的对手。

  可是对于张子祀来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他才刚以灵气凝聚身体,适应的时间实在太短,这导致祭礼之蛇快速的近了他的身,连五雷正法都没地方使,最终才变成了现在对拼法力的局面。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将对方困住,一直坚持到汪震的转化仪式进行完毕。

  正当僵持之际,两人耳中忽的传来了一阵略显苍凉的歌声。这歌声并不柔美,和张如晦一直所念的《三元妙经》也是格格不入,只是——

  它清清楚楚的传入了两人脑中而已。

  “身既死矣,归葬山。山何巍巍,天何苍苍。山有木兮国有殇。魂兮归来,以瞻河山。”

  全力对拼的两者自然是无暇去顾及这歌声,不管这是谁在发动术式也好单纯的悼亡死者也罢,两者的胜负才是最能决定战场走势的关键。祭礼之蛇和张子祀各自又加大了出力,准备开始进行下一轮的烈比拼。

  然后,某样东西打着旋就砸到了祭礼之蛇的头上。

  那样东西并不锋利,也不坚硬,最多是能穿过如此浓厚的能量层实属不易罢了。虽然那东西的打击对于祭礼之蛇来说连样都算不上,但是那种触感却让祭礼之蛇的心不可抑制的向深处沉了下去。

  当它的蛇眼滑到一旁的时候,祭礼之蛇终于确认了那样东西是什么:那是由一把长和一锡杖组合起来的物件,中间组合的部分则是用一截锁链蛮横的将两者绑到了一起。正是这样东西刚才打着旋的就击中了祭礼之蛇的头部,之后又被它那坚实的蛇鳞给弹开了。

  神铁如意·地狱锁链·三角锡杖,分属于“化妆舞会”中“将军”、“参谋”、“御巫”的宝具,由身为盟主的祭礼之蛇亲自赐下,有着永不损毁的特。按理来说,这三样宝具的地位等同于三柱臣自身,因此也只有在执行御令的时候才可以使用。这次针对同萌会发起的战争也算是御令所在,三柱臣自然是各持宝具上场。

  现在三样宝具都在这里只代表了一件事,那就是三柱臣尽皆罹难,这才被人将宝具给夺了过来。除此之外,祭礼之蛇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可能

  祭礼之蛇下意识的就将目光移了过去,它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些人干掉了三位以红世之徒们的愿望具现出的红世魔王。原本祭礼之蛇的注意力被转移乃是千载难逢的下手良机,可是张子祀也不由得移过了目光,他也想看看究竟是何许人也在当下的关口居然还能赶来支援。

  随后他们的视线当中不约而同的出现了一个孤零零的身影。

  “身既殁矣,归葬大川。生即渺渺,死亦茫茫。何所乐兮何所伤。魂兮归来,莫恋他乡。”

  其实说是一个也有些偏差,在那人的身后其实还有一人也在紧紧相随,两人一前一后朝祭礼之蛇径直冲来。只是张天师和祭礼之蛇只瞟了一眼就已经确定,后面那人最多就只是跟着边敲边敲罢了,前面的人才是手刃三柱臣之人。因为在他身上绕着不同寻常的杀意与血气,地脉的能量随之相转移,甚至九天之上的北辰七星都降下星光为其祝福。

  张如晦也惊讶的停下了口中的念经声,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来者扛着那面血大旗朝祭礼之蛇奔去。后行的女子在经过少天师身旁时略带歉意的笑了笑,之后又紧紧跟了上去。

  那人正是不久前才刚被派到罗马尼亚去阻止朱月复活的白清炎,在战事发生之后他竟然就直接从千里之外赶了回来,用他手中的长剑接连砍下了三柱臣的脑袋,又将他们的宝具随意的捆在一起后就扔到了祭礼之蛇的脸上去。

  张如晦只看出了这些,而白清炎所做的远远不止这些。当他手持长剑全力奔驰起来后,可以说几乎将化妆舞会的阵地杀了个对穿。他先是趁着贝佩欧伤势未愈之时穿过了地狱锁链的防御,随后一剑将其斩首;之后一路杀到了“大御巫”赫佳特的面前,和神裂火织几个换位后就是一记【凤凰于飞】将对方的“艾斯特之星”尽数烧干,又是一剑斩。甚至他还直接冲入了熊熊烈火之中,将半边身子都烧焦了的叶焱给救了出来…就在刚才,他才击毙了和张维新进行决斗的“岚蹄”费可鲁。作为吸引对方注意力的代价,张维新付出了一只左臂。

  然后他就来到了这里。

  白清炎口中的《国之殇》完全是不由自主唱出的,现在的他终于明白了当初扛着蚩尤旗飞驰在战场上的万智周的心情。不管最后谁胜谁负,死者都已经作为英雄逝去,生者能做的唯有将其歌颂方能纪念。

  那么,开口唱吧,将自己的心声尽情颂咏而出。

  此时的歌声并非鲁的咆哮,却依然化作神谕飞往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当歌声伴随着血星纹落地之时,就有白色的飞鸟从虚空中飞出,朝着白清炎汇集而去。

  时至此时,那句“在祭礼之蛇里面汇合”无论对生者还是死者一样有效。

  “身既没矣,归葬南瞻。风何肃肃,水何宕宕。天为庐兮地为。魂兮归来,以瞻家邦。”

  白清炎手持ascalon一脚踏出,宛如疾风般朝着祭礼之蛇飞去。屠龙剑的剑尖已经泛起了白光,就像雄鹰的尖喙一样对准了天灭地的龙蛇。

  祭礼之蛇的蛇体微微一颤,黑火疯狂朝四周出。ascalon可以破除一切的防御,却不能无视能量的。白清炎朝前飞行了上百米之后,终于无奈的扇动风之翼向后缓缓退却。

  (我需要更强的剑。)

  心念一动,白清炎刚准备落回地下进行锻造,身后却传来了黑岩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清炎大人!提…提出使用我的提议的人是我!”

  白清炎微微转头一看,黑岩正由远处拼命地朝自己跑来。那件黑色的斗篷已经破损,身上溅得血虽然不多,但是沾染的尘土却让黑岩看起来灰头土脸的。也不知道速度远逊于白清炎和神裂的她究竟赶了多远、多长的路才赶到了这里,又是如何紧随着两人的脚步来到了祭礼之蛇的面前。

  (这就是你的决意么,黑岩?)

  “那么就来吧!”白清炎快速降下,一把将黑岩拦抱起。黑岩则是用手臂紧紧地揽住了白清炎的脖子,将额头贴在了白清炎的额头上。

  “前行之路,坎坷曲折,终成坦途。月光披照人间。愚心似铁,百折不饶…”

  在白清炎心中直接响起的是黑岩的歌声,这正是属于黑岩自己的颂词,是两人即将缔结契约的明证。

  “…吾等于一起始,于一而终。同生共死,不离不弃。”

  银白色的月华之刃仰天举起,一只又一只的白色的飞鸟盘旋落下,一一降在了蚩尤旗上。从那些鸟的身上,白清炎可以隐约看见人的身影。有些人白清炎是不认识的,但是他们先后对着白清炎点头示意;有些人白清炎则是认识的,比如正在傻呵呵的笑着的清微和斜眼没好气看着前者的萝拉,比如对着自己使劲招手的目暮十三,比如懒散的摆了摆手的魏安途…

  人中龙凤,圣殿向其敞开;忠勇之士,天命安其居所;英雄豪杰,魂魄终归此处。

  所有死者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白清炎作为他们的代言人,将自己的愿望寄托在了这里。因为只有白清炎可以,因为他是死之星辰意志的代行者,弑杀神明的存在,带来变革之君,他是天上主宰征伐的君主、西方白帝白招拒亲手降下的神子。

  “大家,一起上吧!”

  千万个心声无声的发出,随后一起坚定地点头。白清炎再次手持利刃快速奔上,光是白色的光芒就在身后拉出了长长的彗尾。

  “身既灭矣,归葬四方。亦青青,秋也黄黄。息干戈兮刀剑藏。魂兮归来,永守亲族。”

  最后一段歌声乃是合唱,就连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袖手旁观的罗濠也加入了合唱的行列。【虎啸龙大法】形成了新的动力,推动着白清炎轰然加速。他的身影已经完全化成了一只白色的大鹰,闪动着瑰丽的翅膀朝高高在上的蛇头飞去。

  白色的光刃突破了一层又一层的黑火,将污浊全都甩在了身后。黑火不可以阻挡,自在法不可以阻挡,灵气更不可以阻挡。最后剑锋所向乃是蛇头正中那道伤口,至今鲜血依然历历在目。

  祭礼之蛇下意识的感受到了危险,它晃动着蛇头想要躲开这一剑。可是灵气所化的巨人也死死地扼住了它的脖颈,有形无质的灵气甚至都数十倍的压缩了起来,使它半分也动弹不得。

  刚诞生于战场上的英雄丝毫未曾停歇,他穿云破雾的来到了祭礼之蛇的面前,承载着千万人的意愿将身化为白光一剑刺出。黑色的存在之力则从内部死死顶住,绝不让对方冲入半分。

  终于…白光开始涣散,可是涣散的迹象也只维持了一刹那间。就在刹那之后,白光赫然分化,变为了绚烂无比的彩虹!

  黑蛇的火焰开始扩散,而那道彩虹正从中心穿过,将一切黑暗都驱散。密实的鳞甲瞬间分崩离析,从内部散发出无数夺目的光彩。

  那些光彩同样刺穿了久遮在天空中的乌云,将月光遍照人间。而在柔和的白色月光下,那道预示着胜利的彩虹高悬于苍穹。

  终章 数点梅花天地心

  “醒来啦~~快点醒来啦~~西方白帝白招拒所降下之子~~”

  耳边听到这种催命似的声音,白清炎想也不想就一脚踢了出去。虽然这一脚被稳稳当当的接住了,不过白清炎也因此得以清醒了过来。

  眼前的所有光景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具体的景象也看不到。白清炎急忙扫视四周,在看见了三位天仙的人影后终于确认这不是自己失明了。

  白清炎抓着头发仔细的辨别四周,真的是什么其他的颜色都看不到。于是他就将问题扔给了三位天仙:“三位,我这是在哪里?”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生与不死的境界,不过你的意识比上次沉得还要深,再深可就要到死者的境界去了。”万智周摊开了双手“如果要是进入了死者之国,那可就再也没法回来了。”

  白清炎这才注意到,此时的万智周完全不同于以往。他的银色垂地长发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的短发;眼中的混沌色彩也消失不见,呈现的完全是最普通的褐色。

  “你这是…”

  “因为…如果还是银发银瞳回去的话会吓死人的吧?起码没法去见老妈了。而且长发的话才更没法见人,会被人怀疑是变态的。”万智周不大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随后又指了指一旁的初屿音巴“谁让现实中不存在银色瞳孔青色头发这种设定呢?就算是银色头发,那也都是老爷爷老了,像我这种年龄的会被怀疑是少白头的说。”

  是初屿音巴而不是初音未来——她的头发颜色可以说明一切:黑色的双马尾整齐的扎在头的两侧,全身上下和以前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的色彩。摒弃了“初音未来”这个虚拟的身份,初屿音巴也终于做回了自己。

  “有什么大不了的啊?我家就住在山梨县甲府市,现在想回去当然要恢复原先的样子——我才不想让别人把我看成是不良少女呢!”

  白清炎最后将目光放在了行苦身上,现在的大师甚至连和尚都不是,只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很普通的青年罢了。不过行苦在看见白清炎的视线后,还是习惯性的双手合什还礼。

  “你们…这是要…走了吗?”白清炎期期艾艾了半天,最终才将这短短的八个字从口中说出。三人都做如此的打扮,将在这个世界中的伪装卸去,除了要回归原先的世界以外…恐怕再没有其他的可能

  “是啊,机会也就只有这一次,错过了可就再也没了。”行苦朝身后瞧了瞧——尽管那里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没有“有什么话就一次说完吧,可别留什么遗憾。”

  “哪有那么严重啊?明明一百多年以后还能再见面的——我们的印记毕竟是这个宇宙的,等到在那边老死了就会自动回到这里来的吧。”万智周忽的对白清炎一揖到地“说起来…我们能回去还要多谢你了呢。要不是你的话,也没办法这么方便的摧毁祭礼之蛇的体。”

  “诶?祭礼之蛇被我杀死了么?”

  万智周想也没想的答道:“也不算是吧,因为它本身是概念的存在,基于红世‘创造’而产生的神明。简单来说是红世的创造变成了它,而不是它创造了红世。因此只要红世存在,祭礼之蛇就也会存在——只不过等它再复活的时候估计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后的事情了吧?”

  “就算这样也不用对我说谢谢吧,毕竟我杀祭礼之蛇是为了自己。”

  “不是哦,正是因为祭礼之蛇死了,所以我们才能回家的。”初屿音巴继续解释道“原本由于两个世界的悖论而导致我们无法用神力在那个世界构建自己的存在,但是祭礼之蛇的本体出现,致使红世的法则大量混入这个世界而产生夹。我们再将夹进行引导,这样可以让那个世界也产生短暂的空白期,之后瞬间将自己的存在注入进去就行了。”

  “有这么简单?”白清炎略带怀疑的问道。

  “miku酱坏心眼的说,居然把最重要的一点都没说出来。”万智周继续补充了下去“这个‘让世界相互扭曲’可是要以祭礼之蛇的湮灭作为代价的,不然哪儿来那么大的能量使世界都能震?所以这才是我们要感谢你的地方,毕竟是你亲手杀死了祭礼之蛇。”

  “原来是这样的么…”白清炎在感慨了句后就再也没说什么。

  万智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白清炎的表情,没看出什么要暴走的端倪才继续发问:“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了呢?不会是因此恨上我们了吧?还是说为自己晋升到地仙太过高兴了?”

  “就算这次不打,总有一天火雾战士们也会与化妆舞会决战的。早打总比晚打好,你们做的不过只是加了一剂催化剂罢了。”白清炎歪了歪头,顿了下后继续说道“至于地仙什么的…我没那个意识啦,反正我是砍了修德南就是了。”

  “居然没意识到啊…是因为你是天然呆,还是因为注意力被分散了?”万智周转过头去向初屿音巴问道“当初咱俩砍来砍去的时候好像也都对自己的晋级没有什么明显的意识来着?感觉也就是莫名其妙的就提升实力了。”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笨啊?”初屿音巴立刻对着万智周比划了个鬼脸“无论是什么时候提升了实力,总有其原因。依我看啊,像他这种的应该就是你嘴里经常嚷嚷的‘立心’了。”

  “实力早就够了,甚至身体都已经早都转化好了,唯一差的就是精神——一旦信念坚定了升级当然是顺理成章,看不出来的才是真八嘎吧?还非要起个名字叫‘立心’,哪里用这么麻烦啊?你难道不知道compione最重要的特质就是自我么?‘明心见,自信自在。’只要信心足够,实力当然会直线上升!”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啊?明明你才是八嘎!”

  “都说一瓶子不响半瓶子咣当,刚看出来就急着说出口的人当然才是八嘎!”

  “明明是你这家伙根本看不出来还想要卖废萌而已!”

  白清炎无奈的看着这一对吵吵闹闹的家伙,明明也都一把年纪了,可是比小孩子还能闹——他们还是使用当初的形象吧,现在这个样子完全不适合他。

  “其实也不是分散注意力什么的,只是我觉得…是不是地仙已经没什么所谓了。”

  “善哉善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白施主已深得我教个中三昧。”一直盯着后方的行苦颌首赞道。

  白清炎稍稍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也不算是不以物喜,只不过已经发出了那样的誓言,无论我是不是地仙都一定会去尽力做到的。剑神殿下刚才说的或许没错,‘为天地立心’,是轩姐帮我下了最后的决定。”

  万智周和初屿音巴顿时不吵了,三位天仙默契的相视一笑。

  “有什么问题快点问完吧,我们马上就要上路了。”

  “战况…现在如何了?”这是白清炎唯一想问的问题。

  行苦将手往空中一挥,那里自动就出现了一个镜面。只见在镜中所呈现的画面里,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昂然站立。那个巨人手持着金色的长头正向四面八方散布着白、金、赤三的箭矢。

  画面一转,那些箭矢虽然看似杂乱无章的出,实则却是只对红世之徒进行着无比精准的打击。面对箭雨的袭击,红世之徒们拼命奔逃。他们发抖,呕吐,狂喊,号哭,牙齿相击,却毫无办法。

  画面又是一转,只见巨人所在的地方正是天朝西南部的山区,而三的箭矢就由那里出——出的距离往往跨国,有些甚至打出去半个地球之远。

  “那把象征着太阳的光辉,只要太阳所能照到的地方都可以打击到。而汪震则是成为了国神·守护者的存在,虽然此生不能再离天朝半步,甚至多数时间都只能待在幽界,可是他的力量也足够对半个地球进行打击了。”万智周平静的进行着解释“化妆舞会的绝大多数兵力都在这里,可以称得上是毕其功于一役了。剩下的那么丁点儿红世之徒你们可以慢慢清理,直到把那些吃人的杂碎都从地球上清理出去为止。”

  “那么第二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问题。”白清炎抿了抿嘴“汪老大曾经说过,同萌会的运作方式一开始有问题,交给少天师之后才会进行改变——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了,既然如此的话直接以正一道的名义来进行集合难道不好么?隐藏实力什么的根本没什么意义,所以我突然有一个想法…”

  “其实同萌会根本不是什么穿越者互助联盟,而是为了选拔能帮助你们回家、甚至在你们走之后继续守护这个世界的人而已。”

  白清炎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并未让三人表出什么吃惊的神色来,这次是行苦点了点头,来回答他的问题:“是,一切的开始都要追溯到十二年前…”

  十二年前的时候,汪震率领着秘仪十二使徒和法王厅十三课一战几乎全军覆没。就是那个时候,他和行苦定下了契约:行苦会帮助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作为代价,他则要尽可能的挑选出最能成为守护者的人。

  之后的事情白清炎也清楚了,汪震找到了阿土伯,在他的资助下建立了同萌会。原先松鼠就有很多强力的穿越者的联系方式,这下大家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所需要的一切基础。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原先的契约是汪震要去挑选有资质的人,而事实上最后他却是选择了自己成为守护者来承担下这份责任。

  “我也没想到这家伙的眼光这么好,一次就挑中了个活雷锋…”万智周颇为无奈的说道“反正无论如何,最后结果终于定下来了。”

  “然也。”行苦看白清炎还有些愣神的样子,于是便宽慰道“不过只是一百多年的时光而已,想要见面还是有机会的。”

  “你以为他是急着想跟你见面啊?有我那个笨蛋徒弟在,不要说是一百年,就算是一千年也绝对是过的乐不思蜀的!”

  “miku酱,左右引战这种事情可是很愚蠢的。”万智周善意的提醒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要你提醒啊?”

  “分明是贫僧先说的…”

  三人就这样吵吵闹闹的向远处走去,眼看他们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忽的从白雾中又有什么东西飞了出来。白清炎劈手一接,发现是一把小剑。

  “这是瑶池仙境的钥匙,灌注昆仑剑芒就可以开启了。反正蚩尤酱大多数时间也都要住在那里吧?钥匙送你正好。”那声音似乎是万智周的“我们要回家了,你也快点回去吧。”

  “我记得某个笨蛋似乎还要参加高考吧?回去了可不要发愁哦。”

  “笨!日本哪里来的高考?”

  “…”“回家…么?”白清炎刚抬起头来想要看点什么,他的意识已经迅速的上升,回到了自己的躯体。

  很冷,冷的让人感觉身体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一样。不仅如此,身上的每一处都不住的传来疲惫感,这使得白清炎连眼皮子都不想张开。

  唯一恢复的一点触觉倒是让自己的后脑舒服了些,应该是有人在那里放了枕头吧?感觉软软的。可是为什么有人在哭呢?

  “白君,拜托你睁开眼睛…”

  于是白清炎就睁开了眼睛,他刚一张开眼皮子就看见神裂在低声的啜泣。

  “啊…”白清炎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居然还能发声,随后就勉强用手支撑起身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神裂被白清炎的动作吓得说不出来话,半天后才涨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说道:“白…白君,我以为…”

  “刚才确实差点去死者的国度传了一圈,不过已经没事了。”白清炎嘶哑着嗓音回答道,他的目光已经投向了周边辽阔的群山。

  战争很明显已经结束,火雾战士和人类们都在忙着打扫战场。此时还未开,谁也没有去注意第一片雪花何时落了地——这也正是白清炎感觉冷的原因。雪片铺天盖地,掩埋一切,大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望着这苍凉的雪景,白清炎深深地吐出了心中最后一口抑郁之气。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不,还没有结束。”神裂缓步走到了他的身边,用手轻轻握住了白清炎的手掌“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的。”

  “说的也是呢。”白清炎笑着对一直躲在旁边的黑岩招了招手“走吧,我们也回家。”

  旧的时代已经结束,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没有人会知道。但是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

  那是属于白清炎自己的物语,由他自己来谱写全新的篇章。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同萌会的一己之见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大明政客三国战神之吕特种兵穿越之遗孀不好当氪金大佬的自美男来袭:异天降萌妻:男女配成仙记飘在大唐穿越之霸君的唐醉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楚凤华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同萌会的一己之见》第二十五章 白帝子-全书及同萌会的一己之见最新章节第二十五章 白帝子-全书完在线阅读,《同萌会的一己之见(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同萌会的一己之见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www.bax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