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满萱红》第二十章一年后全书终及《月满萱红》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小说网
八仙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满萱红  作者:紫岭红山 书号:49562  时间:2020/3/16  字数:5229 
上一章   第二十章 一年后(全书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别做了,我不饿。”坐在沙发上,萱儿起身要去厨房,我拉住她的手,低声道。

  “嗯…”萱儿顺从地坐在我身边,担忧地说道:“阿南,你…”“萱儿。”我抹了一把脸,微笑着看着她苍白而焦急的面容:“我想你。”

  “…嗯,我也想你。”萱儿垂下头,轻声答道。

  “我也想好了,我发过誓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是我的萱儿,我不想不得好死。”

  “阿南…”萱儿呆呆地看着我。

  “原来我真的是团团。哈哈。也好,萱儿,就算你是我的亲妈妈,我也要娶你。”我看着萱儿热烈而勇敢地说道。

  “嗯。只要你娶,我就嫁!”

  萱儿也在眸子深处燃起一团火苗,勇敢地回望着我。

  “真的?我还担心你不敢…想不通。这毕竟是伦。”我认真地看着萱儿的眼睛,这个心结一定要打破,不能逃避。

  “我们不早就伦过了吗?不单是身体上,心理上我也把你当成团团,和你做了那么多次爱。就算我们以后不…也逃避不了。你爸爸说的对,逃避只能害人害己。只能怪天意人,让我爱上你在先,知道你就是团团在后。”

  “萱儿…”

  “阿南。经历过这么多事,我已经想通了。只要你在我身边,我没什么可失去的。我苦了半辈子,只想着后半辈子有个人好好疼我。”萱儿的目光深情而温柔:“更何况又找到了儿子,我还有什么不足的?还有什么好怕的?我只担心你。”

  “我只知道一件事。”我搂住萱儿,柔声道:“就是我爱你。”

  我们热烈地对视着,伦?笑话。我们之间先有情爱,后有母子之爱,绝对不能算伦。

  毕竟一个暑假没见,我们的呼吸急促起来,萱儿一直苍白的脸浮上红晕,目光热烈而勇敢,看着我张开了樱

  “萱儿…妈妈。”我看着她美丽的脸,这个我最爱的女人,我的亲生母亲。

  “阿南,吻我。”萱儿火热的气息轻轻地到我的脸上。我张开嘴,轻轻地含住了她的。萱儿温柔地着我送进她嘴里的舌头,火热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一阵温柔的之后,她凑在我耳边轻声道:“抱妈妈上。”

  我抱起萱儿,一边热吻一边进了房间,将她轻轻地放在上。萱儿看着我,脸上除了熟悉的媚态,又多了一层深深的温柔。无论怎么样也否认不了,她就是我的妈妈。

  妈妈…我对她的感觉,除了热烈的爱意,也多了一份柔情,一份尊重。伸手解开她衣钮的时候,本能地温柔起来。那双我思念了一整个暑假的峰挣脱罩的束缚,骄傲地展示在我我的面前。伸手轻轻地握住,白细腻的从我指间溢而出,熟悉而陌生的触感带着一种别样的刺:我正在爱抚我亲妈妈的房,她的头还是那么晶莹剔透,在雪白的衬托下更显鲜滴,温柔地轻轻一,萱儿——不,妈妈就婉转地呻起来,一如我们以前那样感。

  憋了一个夏天,这样的刺很快地点燃了我的火。还是萱儿先娇媚地呢喃了起来:“阿南…妈妈想…做了…”

  “妈妈…”我已经按捺不住继续温柔了,飞快地掉衣物,萱儿也褪尽了衣衫,对着我张开了白修长的腿,声音甜腻如:“阿南、妈妈好想要…”

  “妈妈、妈妈…”如今这样的称呼早已变得自然了,我扶着火热的,对准了两个月不见的小,用力了进去。当我又一次顶住萱儿柔的花心时,我惊觉:这…火热而紧窄的道,就是我当年来到世界上的通道?

  不错…正是这样。但是我竟没有感到一丝恶。

  伦?不,我是在和我最爱的女人做

  我用力地开始起来,萱儿的爱一如既往地丰富,温暖而粘滑,润滑着我的,滑溜溜的摩擦感加上细紧紧地迫,那严丝合的包裹感使我很快呻起来:“妈妈…妈妈…小好紧…起来好舒服…”

  萱儿也情热如火地呻着:“阿南…妈妈也好舒服…小被阿南得好舒服啊…”我们已经这样喊惯了,因此即使知道了萱儿和我是亲母子,我们也并没有觉得恶。低下头看着我们合的地方,大的带着已经成了泡沫的爱飞快地在萱儿小里进进出出,那两片美丽的就像萱儿的一样,紧紧地含着我,随着我的不停地吐着,那颗娇蒂也探出头来,闪耀着惑的泽。

  “妈妈、妈妈…部好大,摸着好…”我一边狂猛顶,一边伸手捏着萱儿在我的撞击下剧烈摇晃着的房。毕竟我们有两个月没做了,很快都到达了顶峰。

  萱儿痉挛般地抓住我正在捏她房的手,高声媚叫起来:“阿南…用力…妈妈要了…受不了了——”

  “妈妈——”我也高喊着,顶进萱儿小深处,浓热的猛地出来。

  萱儿也像以前那样绷紧了身子,爱泉涌而出。我颤抖着在萱儿柔的身体上,狂地找到她的樱,含住猛起来,萱儿则抱着我的脖子,无力地回应着我,小腹还在一阵阵动着。

  或许是分别太久,这次后我并没有软下来,还硬邦邦地在萱儿小深处。只觉得萱儿道深处温热地浸泡着我的头,她的水,我的…我的头还紧紧地顶在她的花心上,那柔粒似乎因为高而微微张开,正在着我的头,似乎在召唤我继续深入。

  那里面…就是子吧?妈妈的子?我曾经…住过的地方?

  我试探着用头一磨,萱儿顿时又痉挛起来:“呀、好酸…”

  “妈妈…我还想要。”我亲着她汗的脸蛋,笑道。

  “嗯…妈妈让你…两个月没陪阿南做了…今天阿南想一夜都没关系…”

  我起上身,萱儿的小在爱的润滑下越发滑腻无比,我毫不费力地每一次都能重重地顶住她的花心,萱儿搂着双腿的膝弯,用力向上接着我的入,很快她的花蕊就在我的撞击下彻底打开了,终于,我的头突破了她的花心,进入了她的子内。

  “呀!呀!”萱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脸色有些苍白地看着我,在我进入她子的一瞬间高了。头能感到一阵暖的冲刷,但是被我堵着无法出来。我有些心惊,赶紧退出一点,她才软软地放下双腿,抽风般的着气,终于倒在上,无力地呻起来:“阿南…把妈妈穿了…”

  “好舒服啊…妈妈。”我搂着她休息了一会,等她的脸色恢复了红润,才再一次动起来。小小的房间内又慢慢想起呻和呼喊。

  这一夜,我足足在萱儿的身体内了三次。

  最后两个人都软得像一滩烂泥,才瘫倒在上偎依着睡去。

  第二天我们睡到中午才起“她”已经走了。只给我留下了一条短信:“我先回去了。你们觉得准备好了以后,可以像别人一样来见家长,谈婚论嫁。我不认识小萱。你爸也不认识她,你舅舅在国外回不来,没关系的。只要你们自己觉得幸福,任何东西都不重要。”

  我和萱儿偎依着一起看完短信,然后对视一笑。我笑着搂住萱儿赤的肩:“奇怪,昨天知道了你是我的亲妈妈,怎么做的时候一点罪恶感都没有?不对啊,我看那些电影和伦的黄书,都说忌感和罪恶感才会带来伦的刺。”

  萱儿微笑着:“我们已经有过了啊,就是在刚开始扮母子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下,和自己的儿子做,好罪恶啊——你不也是一样吗?”

  “可那时候我们还不——”我这才明白过来:“我早就已经把你当成亲妈妈了,你也早就把我当成儿子了,在心理上我们早就是母子了,所以现在没有那种感觉了,对吧?”

  “嗯,是啊。”萱儿笑道:“幸亏那个时候你要我和你扮妈妈儿子,还总要我说那些下话,不然我们现在还真不知道怎么面对。”

  “嘿嘿。”我笑着亲她,温柔地吻过后,我轻声道:“现在不管下,我都是你儿子,你都是我妈妈了。”

  “嗯!”萱儿用力点着头:“也多亏那时候就把你当成儿子,所以现在找到了二十年没见的儿子,也没觉得太激动了。不然昨天那个情况,我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我也一样。”

  “好啦,张正南同学,我们下午准备一下,明天要去学校报名了。”

  “好啊,孟婷萱同学。”我大笑起来。

  ----

  “啊、啊…阿南…到妈妈子里…妈妈给你生孩子…”

  “妈妈——妈妈…我了…”

  “啊——”

  ********  ********  ********

  一年以后,我们结婚了。简单的婚礼只宴请了学校的几个领导,阿翔和林刚这些死。婚礼前我妈——也就是我父亲——告诉萱儿,让她放心怀孕生孩子,她已经找到了比较严密的检测胎儿缺陷的方法。

  “虽然费用很高,但我们也负担得起。”她说道。

  “嗯,那我就去把环取了吧,趁现在赶紧帮阿南生个孩子。”

  她们亲热的样子和别的婆媳完全没有区别。

  我已经成功的留校了,但是萱儿努力了一年,还是没能考上大专。

  “没关系的,我刚开始只是想上不上得了都无所谓,能让你有一点和同学谈恋爱的经历,人生不要有什么遗憾才好。”萱儿是这么说的。

  我们并肩在皎洁的圆月下顺着南湖边携手漫步,一阵清的秋风吹过明净的秋水。走到一棵树下我们紧紧拥吻,良久,分,我们相拥着听那绵的蝉鸣织着蛙鼓。

  “萱儿…你真美。”我看着她在月光下镀上银光的俏脸,轻声道。

  “老公…”萱儿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先对我改了称呼。“啊?哦,老婆,哈哈。”

  “月亮真好看。”

  “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嗯,不管爱上谁,但是要他们自己希望成为眷属,敢于成为眷属才行。”

  “像我们一样…老婆,我爱你。”

  “老公,我也爱你…”(全书终)

  ****

  为什么我要说可能会有朋友从题目中猜到这篇文是什么类型呢?哈哈。

  萱草:《说文》记载为『忘忧草』;《本草纲目》名之为『疗愁』。又叫做宜男草。古称母亲居室为萱堂,萱辰(母亲的生日);萱亲(母亲的别称);萱草(借指母亲)古时父母并称“椿萱” 。

  ****

  这篇文的构思,来自于某次在报纸上看到的关于同的报导,当时故事梗概就成型了。到了不久以前有两个老头结婚,这事网上传得很快,但是我看网友们对此事的评论,祝福只是少数,大多数人还是抱着一种鄙视的观点看待此事。联想到那些不幸的同,我只能翻出圣经,求主饶恕我们的罪过。那些女子的苦难源并非来自于同恋——科学家已经证明取向是天生的,她们的苦难是来自于我们自己。我们不宽容,不尊重,不理解,最终我们自己也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一千多万同——数据来自该报纸,每一个背后都是血泪斑驳的故事。故事中的赵安安也有原型。

  可能有人说,我不会遇到,我不是女的,我已经结婚了,不怕,不关我的事…但是这种情况得不到改善的话,我们的子孙后代中的女,永远要冒着成为同的风险。我就算不为同恋们,也不为同们,为我自己的子孙后代也要写一篇文章,就像我在《重返乐园》的后记里写的一样,我又一次站在鸡蛋一边,用我微弱的能力向着道德伦理的高墙宣战。

  用写文的方式?我觉得正好。文才是最自由的写作,我可以写人吃人,写最残酷的待和最甜蜜的爱,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感谢主,我虽然收入一般但衣食无忧,不必靠写文餬口,那么就用我这渺小的能力做点什么。只要有一个读者看到我的文以后,对某些事有些改观,我的努力就有了回报。

  我的观点不一定对,姑且留待时间来证明。我不会把时间花在无用的辩论上,有这样的精力还不如多码点字。我的观点都在我的文里,只希望主能赐给我足够的智慧和勇气,将故事写的足够好,能吸引更多的读者阅读它。

  同样,渐普遍的子银行以及代孕等社会现象以及随之带来的伦理问题,也是这篇小文的主题。我的观点已经非常明显了,就是那样。

  最后,感谢每一位耐心看完拙文的朋友,希望您还能像《艾萨拉往事》一样,对本文从情节、新颖度、人物形象、细节等各方面做出指点和批评。

  感谢您。

  ****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月满萱红   下一章 ( 没有了 )
赵建兴的复仇出差回家看母转世道人坏女人也可以男女那点事(教妻有术诱魔记幸福鸳鸯密约偷期灰姑娘狂想曲白莲艳史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紫岭红山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月满萱红》第二十章 一年后-全书终及月满萱红最新章节第二十章 一年后-全书终在线阅读,《月满萱红(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月满萱红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www.bax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