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剑金鹰》第四章及《粉剑金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小说网
八仙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粉剑金鹰  作者:佚名 书号:43558  时间:2017/11/7  字数:10813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且说,李淮彬见幻依的心甚切,恐她走远,无处可寻,连纵带跃,径向红影身后赶去。

  讵料追出二三十里,淮彬已用尽全身功力,双方相距,仍在十五六丈左右,再无法缩短,暗自惊讶道:“照这样看来,她的轻功,实比找强多了!”

  又过了盏茶工夫,她似乎已发觉有人追赶,足步骤然停止。

  淮彬见状,心甚高兴,口叫声:“蔡姑娘!”

  同时,足下加劲,向前去。

  红衣少女听淮彬叫她蔡姑娘,越发认定追赶的人,深知自己底,如非仇敌,那能在黑夜守候?而且这样穷追不舍,显见仇敌用心歹毒,必斩草除,虽在昏天黑夜,看不着对头相貌,似此行径,多半不是好人。

  乃将新仇旧恨,涌上心来,暗把宝剑拔出,蓄势以待。

  淮彬纵到她的身前,约丈许左右时,以兴奋的口吻,说道:“蔡…”

  第二个字尚未出口,耳听一声清叱,登时银光暴涨,身侧微风飒飒。刷,刷,刷三下金刀破风的声音,又猛又急,朝前扑来!

  淮彬见三朵海碗大剑花,夹着一个茶杯大小圆球,往自己玄机,左右将台及气海四处要点来,不大吃一惊!

  因事前毫无防备,又是一股劲向前去,意拔剑抵抗,已嫌为时太晚,幸而他武功纯,突变尤为机智,一见不妙,立即随着前冲之势,双足微点地面,拧身侧转,一招“斜夕照”往少女右侧方向纵去!

  红衣少女,见师门“三环赶月”绝招,竟未伤着追赶的人一毫发,亦暗自心惊!眼看淮彬纵出两丈以外,那能容得?立刻拧身垫步,一招“神龙摆尾”剑锋折转,往淮彬下盘卷去!

  淮彬足刚着地,忽听脑后生风,一面撤下身后玉莲,一面施展“鱼鹰掠波”招术,将身纵起,飕,飕,飕,身躯成“之”字形纵出,出剑锋范围。

  红衣少女第二招袭击,又告落空,见淮彬身法不仅神速异常,而且诡异莫测,不又急又怒!

  掌中宝剑一紧,展开师门嫡传剑法,疾风暴雨般,向淮彬抢攻。

  淮彬见她不容分说,严然夙仇相遇情景,内心又是纳闷,又是恼怒,暗说道:“即是这样不识好歹,如不给点颜色,反以为我伯她,岂不有失天门二老的威望?”

  于是,把掌中玉莲一振,登时闪烁着数十百朵莲花,整个身躯,为玉莲包围,向凌厉的剑气,了上去。

  双方刚一接着,只听得“呛啷”一声龙,一道二尺长的白虹,抛起约两丈高,在空中略为摇摇一下,飘飘下坠。

  红衣少女,口中“嘤”的一声,像似一朵火云,疾如闪电,朝白虹坠落处赶去,随手拔起地上宝剑,转身相待。

  淮彬一招“倒钩金鳌”藕莲瓣的倒钩,把红衣少女掌口宝剑手后,并不乘机进击,手持玉莲含笑而立。

  红衣少女乃高人门下,经二次换招之后,心里有数,深知除轻功一道,似乎较对方略高一筹外,其余武功,差得甚远,本想用独门暗器子母追魂蝶取胜,又恐敌人武功太高,难以收效,且那三十六只子母追魂蝶,来源不易,师父再三告诫,不到生死共头,不可轻用,对头又未乘机进迫,何必白白糟踏则甚?

  她想了一阵,立即终止前念,足步一紧,小蛮鞋一登,好似缀之马般,往前急驰!

  临动身的时候,她还冲淮彬,放娇声说道:“姑娘身有要事,不愿和你纠,改有暇,再行领教!”

  淮彬被她这种变化莫测的冲动,感到惘万分,想来想去,想不出一个道理,自言自语道:“女人的心,好似海市蜃楼,奇幻莫测啊!”他沉思少顷,到底放心不下,于是,朝着她所行方向,奋力追赶。

  过了小沛县城,三鼓已过,天上云全收,现出冰轮般的玉蟾,碧空如洗,照得大地光明如昼。

  凝神注视,见距离自己三四里,那朵赤红彩霞,正星驰电掣般,加紧往北疾行。

  淮彬深悉她的轻功,比自己强,不倾全力追赶、必然被她逃脱,乃运足全力,往前急追而去。

  大约一个多时辰,前行已七八十里,到了徐楼东北五里的一座大树林前,红影一闪而没。

  这座树林,方圆数十里,前临太湖,后旁土丘,全是径足大的松柏,林中光景阴暗,天上月光,尽被枝叶所挡,除了偶然听到哗哗松涛声音外,寂静异常。

  淮彬艺高人胆大,把树林四周环境,略为打量一眼,立刻跟踪而入。

  未及三丈,蓦见眼前几缕银丝,又猛又急来,同时“嗤”“嗤”连声,脑后亦有金铁同样的破风之声袭到。

  知有人暗算,乃拧身垫步,先往左侧纵开丈许,接着一招“宿鸟归林”双掌运足全力,往身后一株柏树扑去,距离柏树尚有五尺远时,翻掌吐劲“乾坤手”连环拍出!

  只听卜嚓连声,嘈杂异常,丈许方圆的树林,立被淮彬泽厚掌力,齐杆劈断,二条长大的人影,四肢挥舞,坠落地面,月光从林隙中入,看见地上直躺着一个身材壮质的壮汉子,形态狰狞,显已身死。

  淮彬心甚不忍,叹息一声,飘身落地,戒备地大声说道:“林中朋友,不要误会,在下乃是找寻朋友,无心经此,并非上门生事,只把朋友找着,立刻就走,决不动这林中一草一木。”

  淮彬讲完了话,蓦听前面林中,有人发出“嗤”的一声冷笑道:“说得轻松,不打听打听听一下,这湖神庄,岂是容人随便涉足的吗?再说伤了我们的人,那能让你活着回去?

  废话少说。识相的乖乖束手就擒,已是你莫大便宜,如像方才女娃一样,妄想抗拒,这苦头可就吃大了!”

  淮彬本息事宁人,所以听到林中人那么骄横语气,死未生气,但听他提起幻依时虽未说出她的下落,而从其语气上推断,幻依显已落人敌手,由于关切驱使,强忍愤怒问道:

  “在下所寻朋友正是那红衣少女,但不知她现在何处?”

  林中人含笑道:“你原来找她呀!此刻她正在铁笼中受罪呢?不过,可比你强,只要她答应嫁给少主,立有…”

  林中人话未讲完,淮彬再也忍耐不住,怒吼一声,拔出佩白虹剑,一招“万花齐放”

  数十朵海碗大的剑花,好似万归壑般,往发声处袭去,五丈方圆内,全在剑花笼罩下。

  一声惨嗥,那株径尺古松应手而折,树后躺着一具尸体,已被斩两段。

  忽听林中,喝骂连声,此起彼落!“不要放走他呀!”“并肩子,用暗青子招呼他!”

  “小子掌中是柄宝剑,甚为棘手,赶快发信号通知庄庆主啊。”

  淮彬听见林中人喧嚷,知已深入龙潭虎,暗中戒备甚严。

  忽见林中深处,火光一亮“嗤”“嗤”连响,一枝旗花火箭,闪着丈许长碧绿芒尾,冲霄直上,到了二十丈的高空,前端“砰”的一声,一团银白色的火花,倏然出现,冉冉降落,那银白色光度甚强,是以耀眼难睁。

  淮彬初次见到旗花信号,心中好奇,不由多看了几眼。

  林中潜伏的暗桩,全是独山湖神巫星手下的惯贼,看出淮彬武功甚高,掌中又是柄宝剑,深知不是敌手,是以,一面出声喝骂,一面发出旗花信号,以混淆淮彬耳目,以便施展杀手暗算。

  淮彬略为疏神,正中下怀,群贼突然发难,齐将暗器打出!

  淮彬耳目甚为灵敏,刚听到四周轻微的风声,业已警觉,立将手中白虹剑一紧,施展“春风化雨”绝招,化为一幢丈许方圆的光球,护住全身。

  四周袭来的百数十点寒星银纵,全被光球磕飞,发出一连串叮当的声音,宛若萤四散,坠落地面。

  群贼见状,又是一阵大哗!淮彬见群贼已被镇住,连声说道:“你们知道厉害了吧!赶快把蔡姑娘放出,万事全体,否则,把整个湖神庄,踏为平地。”

  语声甫落,蓦听一个宏亮的声音笑道:“小辈大言不惭愧,只怕未必!”

  只见红影一闪,淮彬面前,现出个身材高大,浓眉歪眼的红衣番僧,手持一胡桃,七尺长的方便铲,昂然站立。

  番僧环眼一睁,盯了淮彬一眼,见淮彬年纪轻轻,身体文秀,大出意料,呵呵大笑道:

  “臭小儿,也敢来湖神庄撒野,未免太不知自量了!”

  淮彬见番僧现身时,身法那快,知是劲敌,一任番僧奚落,只顾暗中戒备,毫不理睬。

  书中代,红衣番僧,乃巫显约来对付临城三侠的能手呼鲁吐温。

  呼鲁吐温见淮彬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俊目,凝神注视自己,对于奚落,好似与他无关,知眼前少年,看去年纪甚轻,其实功力深厚,不可轻视,乃将手中方便铲一抡,铲上钢环,发出当当声响,指着淮彬道:“小辈看招!”

  语声甫落,方便铲抖起三尺大一团银光,朝淮彬当扑来!

  淮彬见呼鲁吐温,铲未袭到,呼呼劲风已先扑来,知其功力深厚,不敢怠慢。

  掌中白虹剑一抖,首先施展“拨云见”’招术,往那团银光边缘一拨,开铲头,感觉番僧方便铲,沉重异常,如非倾全力相,实无法动它,不吃了一惊。

  呼鲁吐温,因淮彬将他凌厉无傍的方便铲,出门外,内心更较淮彬吃惊!

  淮彬知番僧是个劲敌,趁他怔神之际,立刻展开水宫壁画所学奇招,欺身进步,挥剑抢攻!

  呼鲁吐温,试出淮彬武功甚高,亦收起轻敌之念,展开三十六招天罡铲法,倾全力进攻,但见一片光山铲影,夹着凌厉无比的劲风,排山倒海般,朝淮彬去,方圆十丈之内,全被铲光笼罩,径尺大的松柏,应手而折,卡嚓之声,不绝于耳。

  淮彬见方便铲声势,如此猛烈惊人,亦将水宫壁所学招,剑掌齐施,连续展开:“直指南天”“吹萧引凤”“一元肇始”“诸天魔降”“三花聚顶”“五气朝阳”“春风化雨”“潜龙升天”“玉龙舒卷”“猿爪搏虎”“八方风雨会中州”“秋风落叶”“珠帘倒卷”“云见天”“雷乍放”“雨打残花遍地红”“浮云掩”“玉蟾中天”等十八绝招,既守且攻,不仅将呼鲁吐温天罡铲,轻轻化解,且更施以反击。

  眨眼间,双方对拆三十六招,兀自难分轩轾,二人的身形业已不见,仅能够看出两支大光球,滚转不休。

  旁观群贼,目睹这场武林罕见的恶斗,个个目瞪口呆,面惊讶之

  呼鲁吐温见淮彬剑法,无一不是各派绝招,尤为奇怪,非但是各正派剑术之华,更兼有旁门左道之绝学,无论一招一式,莫不潜伏杀机,具无比威力,如有不慎,立遭危机。

  一时间,摸不清底细,呼鲁吐温,乃是西藏红教喇嘛教高手,经验阅历,自较常人为高,经与淮彬对拆十余招后,它知双方长短之处,自己内家功力,较淮彬甚深,而淮彬的奇诡剑招,却是望尘莫及,如长此下去,必定挫败无疑!

  因此,他刚把一套三十六招天罡铲法用完,乘胜负未分之际,立刻见风使舵,纵身暴退,同时喝道:“住手!”

  但见光影乍分,二人已收招而立。

  淮彬含笑说道:“老和尚有何吩咐?”

  呼鲁吐温,望着淮彬,叹口气道:“老僧出道八十年,从来未有人和我走上三招,谁知你年纪轻轻,居然接我三十六招,实在难得,如把你毁于铲下,实不忍,你是何人门下,能告知否?”

  淮彬见呼鲁吐温,骄横之气尽敛,亦含笑答道:“在下并无师父。”

  此语一出,不仅呼鲁吐温惊奇不已,旁观诸贼,更是啧啧称怪!

  呼鲁吐温圆睁环眼,凝视淮彬半晌,看出淮彬面上的神色,仍是笑容可掬,神态安然并无作伪痕迹,忙道:“你叫什么名字,既无师父,这身武功是那里来的?”

  淮彬答道:“我叫李淮彬,功夫乃闲时自练。”

  呼鲁吐温闻言,越发惊讶!因对方不说,事实上,他已经知晓,纵然追到底,淮彬亦不会说出,只口中“哦”了声,说道:“你去吧。”

  呼鲁吐温,先向四周扫一眼,发出宏亮的声音道:“你们让他走吧!不准再留难了!”

  淮彬闻言,心中暗笑道:“凭这些贼,能难得了我吗?为了蔡姑娘在他们手中,投鼠忌器而已!藉此避开,另行设法救人也好。”

  他想了一阵,便含笑向呼鲁吐温拱拱手,说道:“后会有期!”

  立刻循原路退出。

  众贼见白影只闪了几闪,立刻踪影一见。

  淮彬出林后,绕道从右侧潜入,因他有了适才经验,知林中暗桩密布,很难掩蔽行藏,是以,这次入林,不仅甚为留意,而且更施展壁图所学天禽身法,从林帽上淌去。

  淮彬改变走法,身形固是奇快绝伦宛如电光石火,行藏亦非常隐密,是以深入十丈远,尚未被暗桩发觉。

  他藏身松叶丛中,凝神注目凝视,但见前面约五丈左右,林中乍断,现出数亩大小,一个林窗,下面黑沉沉地,无一些光亮。

  一见便知,那林窗下面,乃贼巢无疑,但像这样静悄悄的,铁牢在什么地方呢?总不能盲人瞎马闯呀!

  他脑筋一动,蓦地想起一个计较,先找暗桩,将其制住,迫他说出铁牢所在,再按图索骥,下房救人,岂不省事多了?

  想至此,深觉有理,方飘身落地,寻觅暗桩,蓦听右侧不远的松柏丛中,有两人窃窃私语,虽是声音低沉,那能瞒得了淮彬的敏锐耳目?略为宁神谛听,已将两人的谈话,听个分明。

  只听一个宽嗓门,鲁音的人道:“涂兄,你说是不是门,今晚来的三个男女,年纪都很轻,但武功则高得出奇,尤以那姓李少年剑术,与那红衣少女的轻功,更为惊人。俺生平不但未见过,就是听也末听人说起,不知他们是怎么练的?”

  姓涂的人答道:“谁说不是,那红衣少女和王姓少年,如非误踏串地锦,触到铁爪缚龙钩,四肢被缚,想要生擒他们,实比登天还难!”

  鲁音人道:“那红衣少女虽然轻功绝顶,武功也颇了得,但比较姓李少年差多了,呼鲁吐温那么厉害,把箱底功夫,都搬出来,恶斗这么久,连对方毫发未伤,未了,让其从容而去,事后他和老寨主及宣老前辈,虽是口中不说,但从他们面上的神色,可以看出其内心的忧虑,他们似对李姓少年,颇为顾忌。”

  姓涂的人,以纠正的口吻道:“章兄,话不是这么说,那姓李少年,剑招虽然奇诡,又深得正各派剑术华,但到底年纪太轻,功力尚欠火侯,凭老寨主翁婿和呼鲁吐温大和尚功力,还不致对他有所顾忌。”

  姓章的冷笑说道:“还不是顾忌,他们为何面呢?”

  姓涂的道:“恐怕为了五李三侠庄的约会吧!”

  姓章的似乎更不服气了,冷笑说道:“三侠庄的一举一动,俺们这里清清楚楚,他们人数虽多,但除了三侠本人和微山湖渔隐张敬外,却无一个出色人物,凭老寨主几人,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你没看见,那红衣少女和李姓少年未现身前,他们是何等高兴?但这男女二人,先后现身,呼鲁吐温又与姓李少年一场剧战后,他们脸上神色,方始突然改变,请想想,老寨主平情,如非心存顾忌,那能让李姓少年,从容而去?”

  姓涂的闻言,似乎赞同姓章的看法,口里发出轻“哦”之声,随即以警告语气说道:

  “咱们情深厚,所以才提醒你,老少寨主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以后对他们的事,只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不可随便谈论,万一被他听见,立有杀身之祸,何苦呢?”

  姓章的好似非常感激,颤抖着声音,连连称谢!

  淮彬听完随手折了两段小松枝,紧扣掌中,运足全力,朝有前方打出。

  只听沙沙声响,那松枝,拖着尺许长的松针,朝着右前方,一株特高的树帽上去。

  涂章二人,乃巫显手下能手,武功较司秀才还高,不过因豪,故居司秀才之下,老贼巫显,因与临城三侠,约期已近,恐三侠派人前来窥探,是以命二人担任林上暗桩。

  淮彬松枝打出后,凝神注视二人藏处,果见一长一短两条黑影,疾如闪电,朝那株特高的树上扑去!

  淮彬见二贼身法奇快,内心暗自称赞,忙把掌中两段树全打出,正中二贼的玉枕

  接着,双足一点树帽,施展“飞鹰掠兔”招术,提着二贼的带,纵回原处,找个如儿臂的树身立足,解开二贼玉枕重,并伸手点了二人软,然后低嗓门,轻声笑说道:

  “我是李淮彬,二位的谈话,已听得清清楚楚,如今把二位请来,并无恶意,只不过向二位请教一事。”

  二贼都是老江湖,目光甚利,一见淮彬到来,就知不妙,忙陪着笑脸道:“李小侠有何吩咐?愚兄弟力所能及,定当竭力以赴!”

  淮彬点头道:“如此说来,在下今天结识两个好朋友了!”

  说着,故意将功力运于衣袖上,随手一拂,二贼只感到真气在身体上运行一遍,登时道全解,不由面现惊讶之

  淮彬笑道:“如此才对得住好朋友啦!”

  徐章二贼此时,对李淮彬不只是惊愣,更佩服得五体投地,同声问道:“小侠有何吩咐?”

  淮彬温言答道:“不知铁牢座落何处?此去铁牢,如何走法,请二位告知!”

  涂章二贼闻言,面有惊讶之,问道:“李小侠,莫非打算救蔡姑娘和同行王姓少年么?”

  淮彬含笑点头。

  二贼以关切的口吻说道:“俺章云飞,蒙李小侠如此抬爱,不胜感激!小侠问的那座铁牢,就在湖神庄正中八角藏珍楼地底,入口乃是在下层的神龛下,八角楼不但有能手防范,现还有猛兽,毒物等协助,等闲的人,到不了八角藏珍楼,就把老命送掉了,小侠去时,还得特别当心呢!”

  章云飞话刚讲完,涂贼亦想藉此亲近,抢先把自己姓名相告,并以无限关切的语气,再三叮咛,请淮彬处处留意,以免被楼中的重重机关陷阱所困!

  淮彬听完涂贼的话,这才知道他姓涂名亮,乃河北沧州人,两人虽然出身绿林,但人尚正派豪,心中甚喜。

  乃笑对二人道:“两位盛情心领,他有聚,再亲近吧!”

  章云飞低声对李淮彬道:“李小侠尽管放心前往,俺们弟兄,决不致漏秘密的,也许…”

  李淮彬见他言又止,非常奇怪,忙问道:“有话尽管讲,吐吐则甚?”

  涂亮连忙解释道:“章兄之意,因不豹子头巫勤,及司秀才这批人所为,恐长此下去,难免受累,是以与咱商量,藉机离此间,适才小侠说出他有缘,再亲近的话,他恐小侠今后来此找他,故将心意说出。但又感觉不便出口。”

  章云飞拍手说道:“对极了,俺就是这个主意。”

  李淮彬含笑点头,复勉励一番,这才与二人作别,拔出背上玉莲花,展开云飞逝上乘轻功,朝林窗而去。

  到了林窗边缘,隐身朝下凝视,但见下面,乃是黑一片庄房,屋瓦连云,少说有百多间,正中央,果然现出一座一丈高的八角楼台,共分三层耸矗于群屋之间,特别显得巍峨高大,被月光照,度映出鲜明不色彩。

  楼上,门窗紧闭,即无灯火,复无人声。

  四周平屋的阴暗和,似有黑衣人潜伏,因其藏身之处,甚为隐秘,如非淮彬锐利的眼光,事先又得悉机密,实难发现。

  淮彬见天上月之亮,如从林窗上降落,无论身法再快,身着白色衣衫,难免不被发觉!

  他为难一阵,蓦然想起对付章云飞,涂亮的方法甚为有效,乃将玉莲花,回背上。随手折了一四尺长的松技,握于左掌,右手折了筷子,两寸长的松枝十余,紧扣掌中,暗将全身功力,运于双掌,首先把左手柏枝,以“后异”特殊劲道发出!

  但见那四尺长的柏枝,冲霄直上,约三丈高,倏然折转,发出呼呼风声,朝八角楼顶飞降,因那柏枝,一升一降,异常神速,是以乍看上去,宛如一条四尺高的人影,凌空飞降。

  柏枝离楼顶尚有两丈高时,但见四周屋上,人影幢幢,立刻现出十五六条人影,手执明晃晃的兵刃,朝八角楼扑去!

  这些人,身手矫健神速,显见武功不弱。

  淮彬知时机稍纵即逝,如等这些人赶到,发现柏枝秘密时,自己行藏,亦就暴了!

  此时,他顾不了伤人,倏将右掌中十几松枝,以“天女散花”手法,倾全力朝群贼打去。

  万法一源秘笈传授,果然不凡,十六个贼人,除了三个背向淮彬,只打中哑,连哼都未哼半声,登时了账。

  淮彬目睹群贼,无一漏网,不心中暗喜,方飘身纵下…

  只见一条两丈长,五斑烂的锦带,兀自楼下抛起,眨眼间,将那柏枝卷住,同时还听到嘶嘶吹竹的声音。

  淮彬见手,这才想起章云飞所说,毒物猛兽的话,看眼前这条五斑烂的锦带,想来就是毒物了。

  他天侠义,对人虽存宽厚,不到万不得已,决不突下杀手,但送上害人的毒物,却抱定除恶务尽的心理,不少宽容,拔出白虹剑一挥,幸将那斑烂彩带,斩为数段,前头五尺长一段,剑也似急朝楼下跑去!

  淮彬定眼打量,才知那是一条八寸宽奇形惊蛇,因蛇头已窜落楼下,无法看清脑貌。

  当他正在打量之时,突闻全后生风,突然纵步前窜,纵出丈五六尺远,同时掌中剑往后一

  只听吱的一声,似乎身后有重物跌倒音响传来。

  回头一看,见身后屋子上,倒着一只八尺多高的金眼狒狒,被白虹剑劈为两片。

  刚将狒狒尸体看清,又见白影连闪,四面八方劲生袭来!

  淮彬来不及打量,掌中白虹剑一紧,展开“夜幕低垂”招术,把白虹剑,化为一幢银白光球,护住全身,同是拧身挫,一招“珠帘倒卷”紧接着“花蕾乍放”贴着瓦面,突然往上去。

  只听呜呜悲鸣和叭达连声,淮彬举目一看,原来是五支长臂白猿,已被全斩剑下。

  突然,从楼下传来宏厉的犬叫,汪汪之声四起,此应彼和,复夹着人的喝叫声,吵成一片。

  淮彬匆匆往楼下一瞥,但见有十几条小牛般的恶犬两眼红光闪闪,昂首狂叫。

  四面人影闪动,齐向八角楼赶来,从其神速的身法看去,似比先前十几人,武功还高。

  淮彬虽不把他们看在眼里,但因救人心切,也不愿和他们纠,是以略为打量形势,立从八角楼东面的角上,翻下房檐,用白虹剑,拨开窗户,纵身入内,方将窗户关上,突听身后刷刷两声,立有一团黑呼呼的东西,从头上罩了下来,同时觉出两臂一紧,立被两支钢爪,把双臂扣住,双脚也同时被铁爪扣钉在地上。

  知己中了机关埋伏,忙运足全身功力挣扎,无奈四支钢爪,全是百练金钢造成,钢爪又,急切之间,那能的断?

  耳边又听得,飕飕连声,好似有人从楼下纵上楼来,不断往来搜索!

  突听一个怪气的声音道:“少寨主,事情真怪,我刚一听到犬叫的声音,就赶来了,他又伤了这多人畜,所差不过眨眼功夫,为何连敌人都见不到,难道他会飞?”

  又听一个气的男子口音,说道:“韩当,难为你还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怎么信起怪力神的话来了,娘说的不错,人那里会飞?”

  韩当答道:“如此说来,莫非那人在我们来前,已经混入藏珍楼了?”

  老妇忙答道:“韩当,你这话还不错,我们快找吧!”

  老妇人话刚完,随着有急促的足步声传来。

  淮彬听完屋上人的话,知屋上人,乃是巫显之,其子巫勤,手下得力助手司秀才韩当,听他们语气,业已对楼中生疑,早晚会被他们找到,自己身落陷阱,手足被绑,空有一身武功,难以施展,除了任人宰割外,别无他想,不着急万分!

  这时,又听豹子头巫勤的声音道:“屋上每一角落都找了,并未发现贼人下落,不如带着花儿们,朝楼内搜索吧!”

  巫勤话刚说完,突听楼下有人出声道:“报少庄主,总机关铜铃连响,藏珍楼上,有人落网,请少庄主快派人抓住。”

  巫勤只答一声知道了,急忙道:“娘,我们赶快去吧!”

  只听轻微的衣角破空之声,朝楼下纵落,淮彬暗道:“他们何不破门而入,反向楼下冲去,这是为何?”

  这念头只不过在他的脑中闪了一闪,接着就听的楼下,有人犬声音,隐隐传来。

  淮彬闻声,知贼人已带着恶犬,从楼底搜上来了,内心越发着急,乃运足全力挣扎,企图在贼人来前,出罗网。

  但是,那钢爪太过结实,就是淮彬运足全力,只感觉两臂勒的发痛,却不能毁损分毫。

  声音越来越清晰,似乎已搜到了二楼上面了。

  淮彬这时的心中好似万箭穿身,那份紧张,着急,非笔墨所能形容。

  正当危机迫于眉睫,恰应了“情急生智”那句话,他暗骂自己道:“矗才,掌中有现成的利器不用,急死活该。”

  忙将白虹剑折转,先削断左臂钢爪,然后剑左手,很快削断右臂和双脚的钢爪。四肢立刻回复自由,方挥剑去毁外面钢笼时,听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传来。

  淮彬怕另有变故,睁眼凝神戒备,因此,掌中剑缓得一缓,目光到处,只见那只钢笼,自动离地上升。

  淮彬见状大喜,剑右手,暗中戒备。

  此时人吵犬叫,并夹楼梯声响,从西面楼角传来。

  淮彬纵目注视西面角楼,并无门户,全楼打量一遍,情形依然,不奇怪道:“此楼无门无户,他们从什么地方上下呢?

  刚想至此,突听“呛啷”一声西面楼角地板乍然中分,现出一个三尺宽门户,从下面窜上来一个小牛极大的恶犬,向存身之处扑来。

  淮彬见状,知道西面异种巨犬,齿爪内有剧毒,不能叫它沾身,忙把宝剑一紧,准备袭击。

  双方正当剑拨弩张的时候,淮彬感觉足下一软,念头尚来不及转,身体好似断线风筝般,直泻而下——

  JOSE扫描武侠屋OCR,独家连载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粉剑金鹰   下一章 ( → )
无双剑法风尘侠隐鹰爪惊虹一剑天残剑侣莽野君雄玉佩银铃血影魔功玄幽禅功璇玑飘渺步湖海飞鹰鬼斧神功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佚名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粉剑金鹰》第四章及粉剑金鹰最新章节第四章在线阅读,《粉剑金鹰(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粉剑金鹰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www.baxianxs.com)